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宝德小说网 >>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 >> 第406章 空间破碎,前往神界

第406章 空间破碎,前往神界

漆黑深邃的绝望中,逐渐升起一丝火苗,并且不断的蔓延洐生,通过那不断侵蚀自己脑海的精神力连接自己范围的所有人。

这其中,哪怕是恐蜂兽也被陆铭那强悍的精神力包裹了进去。

陆铭既不想与他们战斗,也不想放弃他们,因此,就选择了最为冒险而又大胆的计划。

那就是精神连接,将自己的精神世界与在场所有人进行精神接触,从而解决问题。

这无疑是十分危险的计划,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受到精神反噬从而受到严重的创伤,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甚至意识彻底灰飞烟灭。

但陆铭义无反顾,这一次,他既然站在了这里,那就不要让自己后悔。

强悍的精神力形成一种无形的光幕波动席卷向陆铭身边的所有人,并且在一瞬间拉进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陆铭深吸一口气,随即也将自己的精神体投放入自己所连接的精神领域,直面众人。

凭借妖狐一家以及恐蜂兽的表现,他们很明显被封印住了意识和神智,只剩下基本的战斗本能和杀戮,完全就是个战争兵器。

而这一次,陆铭就是为了打破他们的封印,而展开这次精神连接。

刚一进入,顿时,一片漆黑深邃,没有任何光泽的黑暗呈现在自己眼前。

这种黑暗不是那种夜幕投射下来的黑暗,更不是那种光线折射后而产生反应的黑暗,而是完全源自心底的黑暗。

这种黑暗,完全笼罩覆盖了一切,仿佛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纳入黑暗的怀抱,彻底沉寂。

陆铭的双眸中亮起几丝光芒,这是他以究极体的精神力作用在自己身上,用以堪破虚妄、窥视诡异。

即便是自己双眸中的微光,也无法在这片黑暗中立足,甚至还在不断的被黑暗覆盖。

这种黑暗就像是有强迫症一样,无论出现在此的是什么东西,一定要纳入自己的怀抱,绝不善罢干休。

一股又一股犹如浪潮般的黑暗汹涌而来,仿佛要将陆铭击碎,彻底沦陷于黑暗。

但对于陆铭,或者说黑暗战斗暴龙兽而言,这里的黑暗不仅仅没有给他不适恐怖的感觉,反而给他一种相当亲切的感觉。

所以,即便是那汹涌澎湃,气势汹汹的黑暗浪潮席卷而来,陆铭也像是沐浴一般,洗了一个热水澡舒适。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倘若继续浸泡在黑暗之中,难免会影响到心智。

好在,不过片刻,陆铭就发现了被黑暗侵蚀覆盖的妖狐一家还有恐蜂兽。

他见状,立马前往那片黑暗区域,只是在他即将进入那片黑暗区域时,周围的黑暗却忽然产生了暴动。

那些黑暗渐渐化为了实际,就像亡魂怨灵在惨嚎嘶鸣一般,极其恐怖,令人头皮发麻。

并且,他们还在不断的嘶吼着,“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陆铭听闻,浑身的动作一怔,随即下意识的看向在自己精神力作用下,窥视的一切。

在自己的视线中,清雅抱着修长的大腿,双手环抱,脑袋深深迈入膝盖间,在黑暗中一直沉浮。

就像是被抛弃的人,又像是被绝望深渊所包裹,彻底陷入了黑暗。

吼!

一道道嘶吼不断传出,不仅仅是清雅这边的亡魂怨灵传荡而出,更有其他人的黑暗化为实质激荡而来。

那是一张又一张骇然可恐的面庞,好似被人撕下了人皮,只剩下裸露的骨骼,上面还有膨胀的肿包和血丝,看上去极其摄人。

这些鬼脸全部嘶吼咆哮着,震荡在这片黑暗之中,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气浪,好似在黑暗浪潮着奔涌起伏,像是陆铭杀去。

陆铭见状没有反抗,而只是平淡而又深邃的看着,漆黑的瞳孔中他们行进的速度越来越快,身影也越来越大。

瞬间,陆铭就被这些鬼脸嘶吼咬下,四肢、双腿、后肩等,并且在不断嘶咬痛楚的过程中,这些鬼脸将他给提起来,就像是处刑一般。

陆铭现在是黑暗战斗暴龙兽的姿态,全身包裹着数码合金,因此痛楚不大,但内心却是不时被那种黑暗所影响。

并且随着鬼脸的撕咬而又愤怒,陆铭的内心渐渐被影响,乃至数码合金也保证不了陆铭的安全。

那些鬼脸的愤怒,正是妖狐一家以及恐蜂兽他们心底最深处的黑暗。

“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来找我!?”

“为什么你一直关注着清雅,明明,明明我比她要成熟,要稳住!?”

“都是因为你,既然你不希望看到我们,那当初又为什么要将我们救回来!?”

“你为什么没有好好遵守我交给你的承诺!”

“要不是你,要不是因为你,我的三个孩子们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无穷无尽的嘶吼与愤怒,带着着妖狐一家内心最深处的黑暗与绝望,在这一片黑暗领域变得更加庞大恐怖。

甚至,在这片与陆铭连接的精神领域,这些黑暗不断利用着妖狐一家心底的负面情绪打击陆铭,企图令他沦陷于黑暗之间。

而陆铭,在这片黑暗包裹与鬼脸怨灵愤怒嘶吼下,身形微微颤抖,精神更是恍惚不已,宛如破布即将被击碎一般。

但他还是喘着口气,胸膛剧烈起伏的缓下来,不断坚守着内心。

但他内心,也还是被妖狐一家他们的言语与真切的愤怒所触动。

而这时,一道熟悉而又带着蛊惑的声音浮现而出。

“为何要再坚持下去?”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身后,在这片暗无天日的黑暗之中,他的身影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引入注意。

那种耀眼,不是指明亮,而是他的气质,就像是完全与黑暗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即便陆铭不转头,听着声音,也知道是谁。

“你又来了,无。”

“没错,我又来了。”

出现之人,正是曾经在终末之谷拯救过陆铭的无,乃至在深海魔渊内,他也出现过,只是,他却是为了让陆铭陷入黑暗而出现。

这一次,他也一如既往。

“听听吧,这些声音,这些怨恨而又愤怒的声音。”

无的声音缭绕在陆铭耳边,犹如蛊惑人心的恶魔,欲要将其坠入深渊。

“他们没有人期待你救他们,即便你所为是善,但他们也不想接受。”

“甚至,他们还相当厌恶你,这样的他们,又有什么必要值得你去付出拯救吗?”

“难道,你就这么想为他人付出,想要成为圣母吗?”

无的声音无不直达人心,尤其是在这黑暗之中,更是无比的明显清晰,令人感到窒息。

这既是蛊惑,也是事实,在这种一片黑暗,没有半分温暖与光明,只有冰冷而又孤寂的情况下,唯有融入黑暗,才不会感到痛楚。

陆铭的内心也渐渐沉沦下去,心神与神智都渐渐有些模糊,好似即将被某种黑暗所包裹覆盖一般。

无穷无尽的黑暗,如同夜幕,又好似浪潮般拍涌向他的身躯,欲要让他彻底沦陷。

然而,就在陆铭即将彻底沦陷于黑暗中时,忽然间,一直沉浸的彼岸花与琥珀项链莫名的产生了一丝共鸣,散发出迷蒙的光晕。

这抹迷蒙的光晕,好似生生世世,又好似即便坠入黄泉碧落,也至死不渝。

这一刻,外界一直祈祷、诚心的唐舞桐,胸膛间一直珍惜着的另一半琥珀项链,也散发出一抹迷蒙的光晕。

好似与另一半琥珀项链产生了共鸣与呼应,令唐舞桐能够感应到陆铭的情况。

那种感觉,就好像即将沦陷于绝望深渊,无法自拔,再也无法脱困。

那一刻,唐舞桐下意识的睁开眼眸,同时下定决心,紧咬牙关,献祭出了自身全部的精血。

不知为何,她忽然懂得了这一块琥珀项链的意思,虔诚而又真心的祷告,道:“以吾真血,唤回三世,黄泉彼岸,再续前缘!”

轰——

一道迷蒙的光晕瞬间扩散,与此同时,于陆铭手中的三生石与彼岸花,也在这一刻散发着血红的光芒,其中仿佛有三生三世在沉沦。

原本的黑暗也像是破碎的镜面,转瞬即逝,阴暗而又凄厉的气息瞬间被净化,陆铭的神智也逐渐恢复了清晰。

甚至,当他神智恢复之后,他开始下意识的吸取周围的黑暗能量与负面情绪。

即便黑暗再怎么抗拒,给他就像是一个不停旋转的黑洞,不断吞噬着一切。

在这过程中,陆铭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浑身的黑暗能量也变得越来越浓郁、深厚。

与此同时,妖狐一家与恐蜂兽身上所遮掩覆盖他们神智的黑暗,也在不断被陆铭牵引吸收。

至于莫名浮现出来的无,早在三生三世、黄泉彼岸的异象出现时,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打散。

只是,无在离开之际,似乎若有所思的盯视着那三生三世的异象,上面正是陆铭的前世,与这一世的经历。

随后,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去,被彻底轰散成碎片,归为虚无。

.....

无的离去,陆铭并不在意。

因为,他很早以前就是这样,不知在哪,不知何为,只在自己即将陷入黑暗的时候出现。

刚开始,陆铭以为真的是无,但仔细一想却又不是,因为,真正的无早就为了掩护自己而牺牲了。

更别说,这只是个精神体,他还以为是心魔什么的,但这次,陆铭总感觉那个无似乎在图谋着什么。

但他现在也不去想那么多,既来之则安之,全力消化那些遮掩封锁住妖狐一家与恐蜂兽的黑暗。

只是,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当他消解恐蜂兽的黑暗时,他身上没有一点反抗与挣扎,就像阳融雪一般容易,甚至还相当亲近。

要知道,即便是消解清雅身上的黑暗时,也没有这么简单容易。

这代表着,对方对于自己没有半点的怨恨与不满,甚至可以说没有丝毫黑暗绝望可言。

再想想,之前妖狐一家内心那细微的负面情绪全部被黑暗所利用,形成鬼脸怨灵,唯独恐蜂兽没有。

这说明,恐蜂兽对于自己没有半分的负面情绪,或者说是没有共鸣关系可言。

但这又有些不太可能,因为,恐蜂兽兽由绮梦蜕变进化而成,以自己在一番釜底抽薪,绮梦恐怕都恨死了自己。

又怎么可能对自己没有半点怨恨?说不定比清雅他们的怨恨还要恐怖。

因为,清雅她们的负面情绪是被利用影响的,而绮梦是真心真切的怨恨。

除非......

“除非绮梦的意识早在融合的时候就彻底湮灭了。”

陆铭复杂而又深邃的看着即将脱离出黑暗的恐蜂兽,他隐隐知道为何会出现这般情况。

没想到,当初的无心插柳,竟然还真的柳成荫了。

很快,陆铭吸收了妖狐一家乃至恐蜂兽身上的黑暗,待他们全部都逐渐恢复了意识后,便退出去,断开精神连接。

这次,其实还是有些惊险的,因为,他差一点失败了,那无尽的黑暗与妖狐一家被影响的负面情绪是陆铭始料不及的。

但貌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帮助了自己,使自己在逐渐迷失的道路上,开辟了一条新道路,让自己重返归途。

不然,后果恐怕难以想象。

一出来,陆铭下意识的看向了唐舞桐,只见唐舞桐的身体再次变得虚弱而又疲乏,身子骨都有些消瘦。

原本俏丽娇美的脸庞带着苍白与憔悴,犹如一朵即将枯萎的昙花,但是见到陆铭出现的那一刹那,顿时露出了欣喜而又开心的笑容。

见到这一幕,陆铭顿时联系到了之前一股神秘力量,帮助自己解脱困境的场景,一时间,内心复杂不已。

而这时,妖狐一家与恐蜂兽也逐渐回过了神来,重新恢复了理智。

而清雅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头浑身漆黑的龙战士,但不知为何,却感觉有些熟悉。

下一刻,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张嘴道:“你....你是沐,沐华吗?”

黑暗战斗暴龙兽看向泪如梨花带雨,满是欣喜而又激动,就像是重新相逢的故人,甚至是爱人一般。

他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一步踏出,道:“我叫陆铭。”

话语落下,他纵身而起,直接跨过妖狐一家与还在迷惘的恐蜂兽,踏空而立。

他屹立于虚空,周遭的气流与风向都被他那恐怖而又庞大的气息所影响,如神如魔,强悍无比。

他高举双手,举过头顶,犹如头顶烈阳。

只不过,那轮烈阳却是黑色的,犹如日食,又像是太阳耀斑一般,散发着恐怖的威能与炙热。

虚空都被焚烧殆尽,隐隐呈现扭曲状,只见一颗巨大的黑色太阳被陆铭高举过头顶,横亘虚空,仿佛要碾压天地一般。

祖利兽见状,立马神色大便,狰狞而又焦急的说道:“快,快阻止他!”

话语落下,丧尸撒旦兽、安杜路兽等完全体数码兽快速的冲向陆铭,欲要阻止这一击。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太慢了,当他们还剩下十丈时,陆铭就将头顶的黑暗盖亚能量炮直接轰击而出。

顿时,虚空塌陷,裂缝纵横,恐怖的爆炸力席卷整个黑之间,欲要让这一界彻底毁灭。

而那空间之门更是颤颤巍巍,好似在这犹如太阳耀斑的盖亚能量炮下,彻底扭曲粉碎。

整个空间,都要在黑暗盖亚能量炮下灰飞烟灭。

这时,钢铁帝国,一双猩红的双眸睁开。

只见,一头钢铁巨龙遥望向那霸占整个黑之间上空,彻底坠落下去的‘黑色太阳’。机械的双眸没有丝毫变化。

他仅仅只是看了一会,随即腰背上的两门大炮伸缩间,瞄准向了那颗漆黑太阳。

轰!

顿时,两束划破天际,释放恐怖能量的光束直直冲向了那颗漆黑太阳。

两道能量光束快速无比,仿佛跨越了空间的距离,转瞬间就来到了漆黑太阳身边,并且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轰’的一声,漆黑太阳与能量光束碰撞间,爆发出无穷无尽的能量冲击,以及足以毁灭一切的爆炸力,就像是一朵蘑菇云徒然升起。

庞大的蘑菇云之下,黑暗宫殿的一切都彻底灰飞烟灭,并且就连余波都还在继续爆炸,引得整个黑之间动荡不已。

而空间之门也在这股爆炸之中彻底毁灭,只剩下一道逐渐扭曲消散的虚空以及微弱的坐标。

见到这一幕,源天域众人立马腾身而起,冲向了空间之门。

原本还在与丧尸撒旦兽纠缠不已的寻清风见此机会,知道坐标马上就要消失,再不走就真的离不开了。

因此,他只能深深的看了丧尸撒旦兽一眼,也立马遁入破碎的空间之门。

而陆铭在打完黑暗能量炮后,大手一抓,虚空动荡间,将唐舞桐、妖狐一家以及恐蜂兽直接拉入了虚空裂缝,彻底遁走。

只剩下以祖利兽为首的数码兽面带不甘而又悲愤的盯视着逐渐湮灭破碎的虚空,眼睁睁的看着陆铭等人一走了之。

......

虚空裂缝间。

庞大的虚空乱流与狂风呼啸而过,陆铭等人犹如巨浪上的小船,随时都会有倾覆的危险。

并且,因为庞大的虚空乱流,再加上刚刚空间之门破碎的余波进入其中,让陆铭和妖狐一家以及恐蜂兽分开。

即便是用魂力强行拉扯着,也不断受到虚空乱流的狂风切割与反噬,令他精神大震,气息不稳。

虚空裂缝间,空间动用,狂风不止,好似随时都会将人给倾覆。

但陆铭依旧是紧紧带着即将脱离虚空坐标的妖狐一家与恐蜂兽,不断向即将破碎扭曲的坐标前去。

然而,这个过程却相当吃力,并且反噬的余波也开始进入陆铭的体内,令他越发越艰难。

魔象兽,也就是妖狐三姐妹的父亲看见这一幕,内心的愧疚与惭愧一下子油然而生。

他看着自己的妻子,又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孩子,只见他们的眼眸都带着坚决与执着。

魔象兽深吸一口气,随即毫不犹豫的斩开了陆铭那用来勉强牵引他们的那一缕魂力,瞬间分开。

“你们.....”

陆铭感应到自己的魂力被斩开,下意识的看向了魔象兽他们,就连恐蜂兽也是如此。

他带着唐舞桐其实已经非常尽力了,再加上刚刚那空间之门爆炸的反噬以及空间波动,都令他相当吃力。

但他既然已经付出了代价,自然不能半途而废,要将他们全部带走。

可他没想到,妖狐一家和恐蜂兽竟然会如此果决的斩开魂力的连接。

要知道,这可是在虚空裂缝间,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不用担心我们,你继续前进吧。”

魔象兽说道,同时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歉意而又悔恨,“一直以来,我魁天昊不欠任何人,更不会对他人感到歉意,但对于你,我却唯独感受心难安。”

“是我那份固执与愚蠢托你下水,甚至在你竭尽全力救我们的时候,我们还向你发泄情绪。”

“是我们害了你,既然如此,我们就更不能拖你下水了,对不起。”

魔象兽说道,而妖狐三姐妹和那名妖狐美妇也是带着歉意低垂眼帘。

之前在精神世界的经历,他们历历在目,始终感到愧疚与悔恨。

这也是他们选择自我放弃的主要原因,不想再让他人为了她们而牺牲性命。

“你,你们......”

轰——

陆铭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一道恐怖的震动传出,整个虚空裂缝更加不稳定,虚空乱流更是变得像狂风一般,变得更加狂暴。

一旦卷入,就会瞬间被其搅碎,灰飞烟灭。

这样的情况下,让陆铭离妖狐一家与恐蜂兽越来越远。

他只能拼尽全力的去牵引,去拉扯,让他们往自己这边靠近。

然而,妖狐一家,乃至恐蜂兽都没有选择牵引,而是仍由虚空乱流卷走。

“别担心,我跟他们一起。”

恐蜂兽说了一句,同时深深的看向陆铭,道:“谢谢你,人类,是你让我重新体会到了生命的价值,我会用尽自己的一切去守护他们”。

话语落下,恐蜂兽的身躯瞬间解体,化为了v仔兽与虫虫兽,随后他们的身躯化为了护罩,笼罩向了妖狐一家。

而这时,虚空乱流的暴走和危险又更加上升了一层,整个空间都感觉万分压抑,毁灭与死亡的感觉不断逼近。

就连周围的光明与颜色都在不断消退,好似逐渐步入虚无。

而这时,好似感受到了威胁,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脸苍白虚弱的唐舞桐的额头上,闪烁起了一道金色的三叉戟。

这道黄金三叉戟蕴含着浩大的神威与能量,散发着无尽的金光。

高洁、神圣、无上.....

仿佛用任何言语都无法阐述这一道黄金三叉戟神印的伟岸。

黄金三叉戟瞬间散发出一道闪亮的金光,仿佛神力构成一般,形成一道金色的光幕,将陆铭和唐舞桐笼罩在其中,避免被虚空裂缝搅碎。

察觉到这一幕,陆铭来不及想那么多,利用神圣计划的第二魂技培育家创造了一颗数码蛋,直接投入了魔象兽的身体内。

如此一来,到时候他就能够凭借这一道坐标找到魔象兽他们的位置。

看着魔象兽他们不断被卷入虚空乱流的深层,好似被挤压到深海的深处,尤其是看到清雅那蕴含着泪光与不舍,好似在哪里说着什么一样。

顿时,陆铭心中一紧,一种极度的不甘与自我愤怒涌上心头。

又是这样,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同伴消失在眼前!

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随即陆铭朝着即将消失的妖狐一家和那两头数码兽喊道:“等着,一定要等着我去找你们!”

他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见,但他知道,自己未来,一定要完成这份执念。

隐隐间,他似乎看到了清雅泪雨梨花的笑了笑,随即,虚空裂缝再一次震荡,宛如天崩地裂一般,彻底陷入了沉默。

原本的坐标彻底粉碎,而陆铭和妖狐一家也彻底分开。

只剩下一道神力流转的金光,不断的冲破虚空乱流,前往一个超凡脱俗的世界。

那个世界,被誉名为神界!

喜欢斗罗之数码兽之征请大家收藏:(www.baodexs.com)斗罗之数码兽之征宝德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最新章节 -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全文阅读 -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txt下载 - 平平e55的全部小说 -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 宝德小说网

猜你喜欢: 霍格沃茨的留学生玩家超正义缔造最强职业斗罗之人道之剑斗罗:我老婆是比比东柯学验尸官从雄兵连开始的骑士之路邪君斗罗火影之开局给白牙一巴掌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火影之拳皇镇世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神奇宝贝之叶幽奥特时代:开局收到艾勃隆细胞火影之最强震遁网王:最强老师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大主宰之天帝传海贼之天赋系统我在游戏王签到那些年火影之开局一把弓在超神学院的王者荣耀斗罗之最强赘婿精灵之浴火帝王
完本推荐: 卡牌密室(重生)全文阅读天神诀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全文阅读挖坑要填[快穿]全文阅读天下枭雄全文阅读异界之极品奶爸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豪门婚色之前夫太坏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星际童话全文阅读宠入豪门全文阅读遛鬼全文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全文阅读自欢全文阅读海月明珠全文阅读穿成爱豆对家的亲妹妹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就等你上线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红月开始芝加哥1990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重生年代福妻满满赝太子最初进化成为了道医之后霸天武魂玄幻模拟器我的治愈系游戏剑卒过河斗罗:饕餮神牛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斗罗之自律的魂兽我的亲戚有点多法师迷惑行为大赏星球大战之第四天灾太情切团宠萌宝一岁半我拍戏不在乎票房星武耀苟到天下无敌再出山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戏精打脸日常表哥万福红楼之群英荟萃逆天神医妃我的战神女婿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最新章节手机版 -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全文阅读手机版 -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txt下载手机版 - 平平e55的全部小说 - 斗罗之数码兽之征 宝德小说网移动版 - 宝德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