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宝德小说网 >>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 >> 第184章 184,出游

第184章 184,出游

“我希望你能劝劝他,他应该会听你的,我......”说起来有些心酸,周进步从来没有见过周辞白这样对一个人好,无微不至的照顾,细心周到。

因为家里只有周辞白一个孩子的缘故,被他妈宠着,爱着,性格爽朗大大咧咧,一看就知道是个幸福家庭里长大的孩子。

那时候的周辞白性格很好,和谁都能相处得好,是那一片的孩子王。每次出门,身后都跟着一群小屁孩,玩乐一起,打架也一起。

等到他再婚,周辞白叛逆的时候,就更是‘全天下我老大,你们让我不爽,你们也别想愉快’的无理、霸道。

每天带着一群小屁孩打架。

成绩下滑得厉害,整天像个小炮仗,天天点燃,伤人伤己。

那时候,周辞白会和他顶嘴,会和他争吵,会和他对骂......他身心疲惫,觉得他的儿子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想要的儿子是什么模样的?

大气,成熟,沉稳,内敛......他的儿子应该是出色的优秀的,包括人情世故,为人处世的方面,都应该是无可挑剔的。

他对唯一的儿子寄以厚望。

反正,他的儿子就不应该是想个小瘪三一样吵架的人。他对儿子有很多很多的要求,希望他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模样去成长。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他看不到的时候,儿子变得沉稳内敛,成长为他想要的模样。

但是,他却没有多高兴。

如果可能,他甚至希望儿子还是当年的样子,高兴就笑着蹦跳起来,气愤了就吵就骂,闹腾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不高兴了。

每次看着儿子平静的脸,他总感觉失去了很多很多。

以前在京都的时候,对后妈继兄看不惯,会发脾气,会吵闹。甚至想要把后妈继兄赶出家门,以此来维护自己的地盘。

周进步也是后来才醒悟的,周辞白对家有着异常的执着,在他看来,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家,后妈和继兄的到来让他愤怒不安,所以才会一次次的针对后妈和继兄,做出一些幼稚又无用的行为。

但那时候年少的他,除了用这样幼稚的手段,还能用什么办法?

再后来,离开京都多年的周辞白从羊城回家。但那时候的周辞白已经学会了隐藏脾气,学会了对不喜欢的人和事妥协。

他,以后不再把京都的家当家了。

或许在他心里,早在当年离开的时候,这里就已经不是他的家了。他冷眼旁观,好像客人一样游离在周家之外。

即使做的全是他最讨厌的菜,也会眼睛都不眨的沉默吃掉。

因为客随主便,他只是一个客人。

其实,这么多年,他回京都的次数很少很少,一个巴掌也能数得过来。每次,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去过年,十次有九次会说‘要陪外公和舅舅’。

外公和舅舅成了他最重要的家人。

即使有女朋友,也是先告诉外公和舅舅;即使想要再明年春的时候结婚,也是和外公和舅舅商量......

他,这个爸爸,以后不再重要。

难过吗?

难过。

周进步心里很难过,但是他却不知道也应该如何去弥补。

钱财?

他外公和舅舅有更多。

往上爬的人脉关系?

他不走政,不需要。

猛然发现,他能给儿子的,儿子已经不需要了。

“父母也会犯错。我希望你能劝劝他,我......”

陈知年摇摇头,“我不会,也不能。我只会站在他身边,支持他的一切决定。我会站在他的立场,和他一起面对所有......我不会劝他,说什么都是一家人,父子亲情剪不断。”陈知年坚定的摇摇头,“我不会。因为,受到伤害的是他,除了他,没有人有资格有权利去要求他原谅。当年,你伤害他的时候,为什么不想一想,这是自己的儿子?这是父子亲情?他凭什么要为你的二婚家庭和谐而牺牲?”

“如果有一天,他原谅你,愿意和你一起生活,我不会拒绝,不会反对。但是,如果他不愿意不原谅,我也支持,我会陪着他。”

周进步看着陈知年,然后笑了起来,笑容有些奇怪,有些违和感,有悲凉,也有无奈,更多是错愕。

或者,周进步也没想到陈知年竟然敢这样和他说话。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周辞白的亲爸。

“或许有人会说,世上无不是的父母,不管父母做错了什么,作为子女的都应该原谅。”陈知年认真坚定的看着周进步,摇摇头,“我并不认同。”

“错了就是错了,伤害了就是伤害了。不能因为你们是父母,就可以被无条件的原谅。”陈知年很心疼年少的周辞白,从被父母捧在手心,再到亲妈去世,亲爸再娶,他经历了多少的惶恐和失望?

从叛逆到沉稳内敛,他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变化?

成长是要付出代价的。

“没有了母亲,你知道他有多渴望父爱吗?但你却打着为他好的名号给他找了个后妈,你能想像,看着别的女人来享受属于他母亲的一切,他会有多痛苦,多崩溃吗?”

陈知年摇摇头,“你想不到的,因为你更爱自己。你希望有人来为你分担照顾孩子的重担,希望有人来照顾你的生活,就像曾经被妻子照顾那样。”

“你也不会知道,他有多希望父亲能被依靠吗?在周辞白和继兄的争斗吵闹中,想也知道,你应该一次次的埋怨他,呵斥他,责罚他。甚至回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两个人的错误归咎于他一个人。你想过他会有多难过吗?你问过,他们两个为什么吵架,为什么打架吗?是他一个人的错吗?”

陈知年目光晶莹的看着周进步,“你想没想过,会是别人故意挑事?会不会是别人的错?”

周进步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陈知年也不管他在想什么,只说自己想说的。早在知道周辞白遭遇的时候,陈知年就对周进步有意见了。

家长护短,就没有见过哪个家长会因为别人而伤害自己儿子的。

说白了,就是枕头风厉害,把他的脑子都吹中风,不会思考了。

“周辞白从小到大的确物质丰余,但他却爱。有些爱,不是外公和舅舅能代替的。从叛逆少年到现在的沉稳内敛,他经历了怎样的成长?”

快速成长,是一个把心揉碎然后重新锤炼成型的过程。其中有多痛?只有自己知道。

“而这份不得不成长的痛,是你给的。被父亲放弃,可能会是他一辈子的痛。”

“年少的他可能以为不管他怎么吵闹,不管他做错什么事,父亲都会原谅他。父亲,可能会在闯祸后,狠狠的给他的屁股两巴掌,然后依然会抱着他,给他父亲的依靠......他应该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父亲放弃。”

“当年的你没有原谅他的叛逆,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让他原谅你曾经的伤害?”陈知年眼神冰冷,一字一顿,“你没有资格。”

周进步喝一口酒,“父母也有自己的无奈。”

做人,很多时候,无奈又无可奈何。很多决定,只是一瞬间,但错误却可能是一辈子。

坐到他这个位置,放任两个孩子争斗,影响他的形象。也会让领导觉得他无能,一屋不扫和以扫天下?

如果连家务事都处理不好,谁敢让你坐到更高更有话语权的位置?

如果他骂继子,把继子送走,不管缘由,别人都会戳他的脊梁骨。后妈不好当,后爸更不好当。

一个恶毒后爸的形象,肯定也走不远。

各种各样的原因,他只能教育自己的儿子。因为,这是他的儿子,不管他怎么教育,是骂是打,别人都不会说三道四,更不会指责。

因为父母教育孩子,天经地义。

那,为什么要结婚呢?

当时决定再婚,的确很周辞白有关。周进步不会做饭,在妻子去世后,家里就没有人做饭,周辞白正在上学,正是长身体的年纪,饱一顿饿一顿,对付着吃都影响身体发育,影响身体健康。

所以,周进步想要找个女人回来照顾儿子,照顾他。

没有了妻子的照顾,他的生活也是一团糟。

为什么要找个有孩子的女人?

主要也是想要给儿子找个玩伴。他工作忙,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孩子,所以想要给儿子找个同龄人一起长大。

有兄弟护持,总比一个人好。

但是,周进步没想到两个孩子会相处不来,见面就像斗鸡眼,恨不得你死我活。

陈知年皱着眉头,“既然你的初衷是想要给周辞白找个玩伴,但方天翊在没有充当好这个玩伴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纵容他?以你的本事,完全可以让他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心甘情愿的充当一个好玩伴的角色,不是吗?”

“他吃你的,住你的,花你的,还要打你儿子。而你却无动于衷。”陈知年突然笑了,“他在一次次的试探你的底线,但你却一次次的暴露自己的无作为,不愿作为。别人的儿子享受周家小少爷应有的一切,而你的亲生儿子却被送得远远的。”

“呵呵。”

真他么是个好父亲。

居然还有脸要求周辞白原谅?哪来的脸?

当年,可能只要周进步的一个脸色,方天翊就能认清自己的处境,不敢和周辞白针锋相对。但周进步......

这样的渣男,压根就不值得同情。

周进步:“你一点也不像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看起来天着无邪,好像无知,好像很好说话,但开口就让人觉得她不好惹,难缠。

陈知年语气略微得意,“我应该是最早一批的留守儿童,带着弟弟妹妹一起生活。”所以天真无邪什么的,真和她无光。

那么多留守儿童,其中有多少长不大?其中又有多少学坏?而她能带着弟弟妹妹平安长大,还没有学坏,这肯定不是运气,更不会是祖宗保佑。

“虽然我不喜欢你......”

“我也不需要你喜欢。”说着,陈知年又得意上,“反正,周辞白喜欢。”

周进步抬抬手,阻止陈知年继续说,“不要打断我说话。”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打断他说话了。

也很不习惯在说话的时候被打断。

这也是周进步不太喜欢陈知年的一个原因,少了几分名媛该有的气质和礼貌。喜欢打断别人说话,说话咄咄逼人,有点像小孩子吵架,喜欢争吵出个输赢来。

太强势,不够柔和。

缺点,能随口就说出一二三来。

但她也没有说错,周辞白喜欢,他喜不喜欢都不重要。如果他和周辞白关系好,周辞白也愿意听他的,他或许还能提个意见。

但现在,他还希望陈知年能缓和他和周辞白的父子关系。所以,即使不喜欢陈知年,但也不能出言反对。

因为反对也没用,还会让他和周辞白的关系恶化。

“叔叔,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下午还要上班呢。”

“听说你开店了?”

“嗯。家居用品店。其实,就挂我的名字,我的贡献力几乎为零。”

周进步愣了一下,没想到陈知年如此直白。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上班?还是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在周进步看来,大公司更锻炼人。

“大公司员工多,人际关系复杂,是学做人,学处理人情世故的好地方。但小公司更适合学做事。小公司不像大公司那样有完整的营运流程,分工明确,谁的责任,谁的义务分的清清楚楚......小公司的分工不是那么明确,一个人可能要兼做好几份工作。就像我,既是采购部的小助理,也是仓库管理数据的管理者......”

周进步:“你的职业规划不够明确,有些杂乱。”

“因为我穷啊。”她的确是想花费全部心思来发展家居用品店。但她穷,她需要采购助理这份工作来保障她的基本生活,也需要这份公司为她带来更多的人脉关系......

能把穷说得这样理直气壮,周进步也是无语了。

周进步发现,他和陈知年根本就谈不下去。周进步希望陈知年劝劝周辞白,父子没有隔夜仇,但陈知年却为周辞白抱打不平,希望周辞白和他这个渣爸没有牵扯。

至于事业上?

陈知年有自己的打算,有自己的规划。即使周进步想要打着‘为你好’的旗号,陈知年也不乐意,不接受帮助。

陈知年,有很多农村姑娘有着的坚强、坚韧等优点,也有着大部分农村姑娘有的格局不大,目光不够长远得等缺点。

明明就应该花费更多的精力在家居用品店上,努力把店做好,做大,但她却分不清轻重的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花在小公司的工作上。

明明就应该多去学习和家居用品相关的知识,但她却费尽心思去赚五金材料的钱。

或许这和她所说的‘穷’有关,但更多是因为眼界不够。

眼界不够,阅历不足。

在做选择的时候,容易被眼前的利益所困。

哎。

儿子选的女人......再多的缺点,他也只能认命。

谁让儿子非她不可?

看着陈知年,周进步真的不明白,是儿子眼瞎,还是她魅力太大?

恕他眼拙,还真看不出陈知年有多大的魅力。

这一辈子,周进步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农村姑娘也见过不少。但像陈知年这样的农村姑娘还是第一次见。

陈知年身上少了农村姑娘常有的自卑和胆怯,她自信,有梦想,并且坚信自己的梦想会实现,并为之而努力。

她的眼睛里有野心,但没有虚荣和贪婪。

但缺点也是明晃晃的,见识不足,眼界不够。而且,性格不够好,说话不够礼貌。

莫名的,周进步想到周辞白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那是个很温柔,很坚韧的女人,不管多难的处境都能活得好,都能把他们父子照顾得好。

人在的时候,并不觉得她多重要。一旦失去,生活就会一团乱,好像没有了她,就不会生活了一样。

“叔叔?”

周进步打起精神,“虽然不喜欢你,但有些东西还是要给你的。”周进步推过来一个小盒木盒子。

陈知年眨眨眼,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收。

“见面礼?”

如果是长辈给的见面礼,应该能收吧?

“不是。是辞白的妈妈留下来的。我和他妈结婚的时候,正除四害,不适合戴首饰。这是我岳母在我们结婚那天给的,一直被珍藏着......”

陈知年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木盒子,是一个玉镯子,“太,太贵重了。”陈知年能肯定,这玉镯绝对比她身上戴的‘年年有鱼’更好,更值钱。

周辞白的外公出身‘书香门第’世家,而且,有钱支持外公留学,家里肯定是有些家底的,有这么好的玉镯并不奇怪。

虽然,当年很多东西都被砸了,但总能偷偷藏下一些。

这个玉镯就是其中一个。

能被当女儿嫁妆的玉镯,肯定也是好东西。

现在,周进步把玉镯给陈知年也是一种认可了。

“不,我不能要。”陈知年赶紧把木盒子推回给周进步,“我和周辞白还没有结婚,不能拿这么贵重的东西。”

听意思,这玉镯子是送给儿媳妇的。

虽然,她是周辞白的女朋友,也是冲着结婚去的。但他们还没有结婚,还有变卦或者意外的可能。

在结婚前,陈知年不会也不能拿周家这么贵重的东西。

“既然是周医生妈妈留下来的,那等我和周辞白结婚后,你再给我吧。即使你不想给,我也会问你要的。”

因为,真到了那时候,就再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了。

周进步点点头,“好。”同时,对陈知年也多了一分认同。虽然陈知年看手镯的时候双眼发亮,但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吃过饭后,周进步送陈知年回公司。

“叔叔,你什么时候回京都?”

“晚上。”

周进步也是百忙之中抽时间过来的,能待的时间不多。而且,一会他还要去看望岳父和大舅子。

这些年,因为儿子养在岳父家,所以即使妻子去世,周进步和岳父的联系也保持着。

陈知年想了想,“那,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外公和舅舅还有周医生一起。”

“好。”

陈知年摆摆手,“拜拜。路上小心。”

周进步笑了笑,真是奇怪的小姑娘。看起来咄咄逼人,有些冷漠,但内心却柔软如水。明明拒绝了周进步劝和的提议,但又主动组织饭局。

陈知年刚回到公司就被阿美抱住了。

“阿年。阿年。阿年,你终于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阿美抱着陈知年,激动的‘哇哇’乱叫。

“干嘛。”

天哪,这么热情是想要把她融化吗?

陈知年费力推开紧抱着她的阿美,“什么事?”为什么一副捡到钱的激动?

难道在公司有钱捡?

“阿年,你知道你的周医生是谁吗?啊。不对,应该是,你知道你的周医生的亲爸是谁吗?”阿美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知年。

陈知年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阿美,“你就应该这事激动?”第五小说 www.d5xs.net

有什么好激动的?

“阿年,你真不知道他是谁?”

陈知年很无语,“周进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见到周润发了呢。

“啊。就是他。就是他。周进步啊。”阿美用力摇晃着陈知年,“你不知道他是谁?”

陈知年放个白眼,“周医生的亲爸。”

“哎呀。不是说这个啦。”阿美同样翻个白眼,“周进步,是很大很大的领导,常出现在新闻里,你没有发现......”

瞬间,陈知年呆呆的看着阿美。她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周进步脸熟的原因了。平时,陈知年就没少看新闻,不止不次的看到过周进步的脸出现在新闻报道里。

但因为陈知年并没有把这两人联系起来,所以,一时没想到,周辞白的亲爸周进步先生就是她常在新闻里看到的人。

天哪。

陈知年真的呆住了。

刚刚吃饭的时候,她还对周进步咄咄逼人,说话毫不留情面。

虽然知道周家在京都有些地位,但陈知年真不知道周进步竟然是这么有影响力的人。也难怪阿美激动疯狂了。

莫名的,陈知年有一种捡到宝的虚荣。这是一种明明想要捡一块好看的石头,却一不小心就捡到一块上等玉的意外和虚荣。

“阿年,你好厉害。”

“阿年,你这算不算嫁入豪门?真没想到,你的周医生家这么有钱有地位。对了。他刚刚是不是说不喜欢你?希望你和周医生分手?天哪。没想到,周进步也会做这种棒打鸳鸯的事。”

陈知年扶额,“电视看多了。”

虽然,周进步说不喜欢她,但真没有要求她和周辞白分手。当然,即使周进步要求,周辞白也不会听他的。

父子两人的关系就比陌生人好一点点。

“阿年,你一定要紧紧地抓住你的周医生,抓着他,抱着他的腿,死也不放手......抱上大腿,走上白富美的人生巅峰。”

“想想就激动。阿美,苟富贵勿相忘。”阿美拉着陈知年的手,“最好就是让你的周医生给我介绍男朋友。”

陈知年看着阿美,“你还是先理清楚你的ABCD关系,再说这样的话吧。”这几天,陈知年就没少听阿美说ABCD的四角关系,然后吐槽烦恼。

不对。

四角关系,现在已经变成了两角,阿美和曾经的‘好兄弟’。

无辜的C小姐已经和渣男B先生分手。现在单身的B先生正在追求曾经的‘好兄弟’A小姐。

陈知年不止一次的看见B先生来接阿美下班,然后两人扭扭捏捏的,再也没有了曾经‘好兄弟’时候的坦然。

当然,也没有情侣该有的歪腻。

看着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反正就不太和谐。

对别人的感情,陈知年一向不掺和。别人的感情就像别人的鞋,合不合适,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

阿美撇撇嘴,“烦。”他是别人男朋友的时候烦,他不是别人的男朋友了,更烦。

“阿年,像周进步这样的大领导应该很严肃吧?就是那种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觉得冰冻三尺?一个眼刀子就能杀人?冷漠的脸,杀人的眼神。”

“你以为在拍武侠片?”陈知年哭笑不得,还一个眼神就能冰冻三尺?呵,以为,轻轻吹一口气就能冰封大地的冰神?

想太多。

至于杀人的眼神就更扯了。

“他不是反派的幕后大佬,他是为大众人们服务的公仆。”陈知年无奈的摇摇头,“我还要忙呢。”

她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阿美八卦。

陈知年给周辞白,还有他的外公和舅舅打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平时,林萤光没少带陈知年在外面吃饭,知道哪些地方的饭菜好,价钱也不贵。

陈知年让林萤光帮忙预约在海印桥附近的一家私人饭馆。陈知年和林萤光过来,不管是环境还是饭菜的味道都很好,陈知年个人很喜欢。

所以,这次就把饭局约在这里。

林萤光听说周辞白的亲爸是周进步后也意外的愣了一下,然后给陈知年详细的说见长辈应该要注意的事项。

在谈话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在吃饭的时候需要如何表现得体。

“姐,我已经见过长辈了。”

陈知年把中午吃饭的情景略略的说了说,让林萤光满头黑线,“你就这样怼你的未来公公?小阿年,我知道你替周辞白抱打不平,但不管周辞白和周进步有什么矛盾,那都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说白了,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外人,咸吃萝卜淡操心。”

“即使有一天,你真的嫁给了周辞白,也不适合掺和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更不要替周辞白做任何决定。”

“父子之间打断骨头连着筋,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你......”林萤光想要破开陈知年的脑子看看。

“看看是不是全是浆糊?”

“也幸好周进步自己心虚,没有立场反对。否则,呵呵。”林萤光愣小,“小阿年,婚姻关系不仅仅是夫妻关系,其中还涉及到另一半的家人。相处是需要智慧的。”

“我们已经不是小时候了,看问题只有对错、黑白,争吵要分输赢。我们长大了,很多事情没有对错,只有立场。你站在周辞白的立场上看问题,所以周进步是渣爸,但如果你站在周进步或者是后妈的立场看问题,又将会是另一番看法......不同的立场,会有不同的看法。我们都不是当事人,就不要随意的评说。”

陈知年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气不过。”

“我一会给周进步道歉?”陈知年也觉得中午的时候自己说话太直接,可能伤了周进步一颗‘为父之心’。

道歉吧。

知错就改。

林萤光又给陈知年说了了一些见长辈时需要避讳的话题。

下班后,周辞白来接陈知年,一起和外公、舅舅还有周进步一起吃饭。

有了林萤光提点的陈知年和长辈相处得更多愉快。

周进步有些惊讶,在岳父和大舅子面前的陈知年随意亲和却不失礼貌,不卑不亢中带着几分热情,讨论话题时有自己的讲解但又会适当的迎合和肯定长辈的观点......

相比于中午时候的咄咄逼人,现在的陈知年才充分展现了她的魅力。

更让周进步惊讶的是,陈知年竟然为中午的咄咄逼人而道歉。

其实,没有必要。

因为陈知年会咄咄逼人,是因为她心疼周辞白。她站在周辞白的立场看问题,她以周辞白女朋友的身份来质问他曾经的过错......

陈知年一边剥虾一边哄得外公哈哈笑。

“这皮皮虾,在我家乡叫濑尿虾。这样,抓住头和尾巴,帮它活动活动身体,然后轻轻一掰,皮就掉了......”

周进步看一眼轻松剥虾的陈知年,没有说话,但岳父却兴致勃勃的跟着陈知年学剥虾。周进步看一眼坐在旁边和舅舅聊天的周辞白,显得自己格格不入。

“阿年,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外公笑呵呵的问陈知年,然后劝她,“早点结婚生孩子,让外公也体会一下四世同堂。外公身体硬朗,还能给你们带孩子呢。”

因为常锻炼,又注重养身的缘故,外公的身体还算硬朗。其实,周辞白学医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外公。

当年在乡下的时候,外公本就孱弱的身体被毁的千疮百孔,即使后来慢慢养了回来,也留下这样那样的小毛病。

只是,后来见多了生老病死,周辞白专攻二科。

陈知年眨巴一下眼睛,一脸惊讶,“外公,这样的大事怎么能问我?结婚生子,虽然我是很重要的参与方,但很多事情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啊。”

“你是参与方,你也是决定方啊。”外公偷偷地朝着陈知年眨巴一下眼睛。

陈知年装傻,“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怎么说?”外公步步紧逼,“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

陈知年黑墨墨的眼珠子咕噜一转,把‘皮球’踢给周辞白,“我听周医生的啊。”陈知年朝着周辞白眨巴一下眼睛。

周辞白递给陈知年一条湿毛巾,“我们明年春天结婚。”

陈知年:“现在已经冬天了。”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说起来,他们认识也大半年了,恋爱也有好几个月了,好像的确也能谈婚论嫁了。既然都是冲着结婚去的,既然都已经做好了过一辈子的准备,也没有必要拖着恋爱不结婚。

明年春天结婚,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

陈知年看着周辞白。

周辞白也看着陈知年。

陈知年目光微闪,莫名的有些羞涩。

因为对象是周辞白,所以不管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

周辞白嘴角微勾,目光盈暖。

因为对象是陈知年,所以想要早些结婚。

陈知年不好意思的抿抿嘴,然后嘟嘟嘴,嘴角带着三分娇俏,“你还没有问过我爸妈呢。”

“好。”周辞白想,他也的确应该找个时间去和陈知年的爸妈商量结婚的事。听说,青山镇的姑娘结婚是要摆出阁酒的。

而且,他还没有求婚呢。

虽然很多人都不注重求婚这一环节,但周辞白想要给陈知年最好的。

“哈哈。好。我家小辞也要结婚了。”外公看着周辞白和陈知年,突然红了眼眶,“我高兴,很高兴。”

想起已逝的妻子和女儿,外公眨眨眼,“高兴啊。”

看外公又要想起那些不开心的事,舅舅赶紧转移话题,“准备在哪里摆酒?婚后还住幸福里吗?”

周辞白也顺着舅舅的话题,“外公觉得呢?在羊城?”周辞白肯定是不愿意回京都摆结婚酒的。

至于坐在旁边的周进步,还有远在京都的周家,不仅没有决定权,也没有话语权,能邀请他参加就不错了。

陈知年看着在热烈讨论在哪里摆酒的众人,突然有一种尘埃落地的感觉。

一顿饭,不仅决定了在明年春天结婚,还商定了在羊城摆酒。

陈知年迷迷糊糊的,既有期待,又觉得太快了。

不过......陈知年把手放在心口,问自己愿意吗?

愿意的。

高兴吗?

高兴的。

她愿意在明年春天的时候和周辞白结婚的。

既然这样,就没有必要想太多。

吃过饭后,周进步准备回京都。

周进步拍拍周辞白的肩膀,“你也要结婚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周辞白点点头,“我会的。”

父子两人对看着。

周进步眼神也幽深如井,看不出里面的情绪。周辞白则平静如海,看不出任何感情。

陈知年站在旁边,看看周进步,看看周辞白,然后拉住周辞白的手。

周辞白在陈知年的无名指上轻轻的捏着,一下一下。

“一路顺风。”

周进步定定的看着周辞白,好一会坐进车里去。这次过后,再见面,应该就是周辞白的婚礼了。

周进步抿着嘴,冷牧着一张脸。

有很多话想要说,有很多话说不出口。

很多事情,错了就是错了,再也回不到当初。

不是说弥补,就能当伤害不曾发生,不曾存在。有些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看着和陈知年站在一起的周辞白,周进步无奈的叹口气,“走吧。回京都。”

司机看看周辞白,再看看周进步,“好。”

看着周进步远去的车尾烟,陈知年抬头看周辞白,“周医生?”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小时候。”周辞白摇摇头,“他应该也有自己的无奈吧。”

大人,总比孩子多很多无可奈何。

“可能吧。”陈知年不想说周进步,然后和周辞白说起结婚的事情。

结婚,好像很遥远,又好像很近。

陈知年心情有些忐忑,有些不安,又有些期待。

五味杂陈也不过如此吧。

对于陈知年要和周辞白结婚的事,爸妈还有小叔小婶都很高兴。爸妈高兴是因为陈知年年龄大了,终于能嫁出去了。

小叔小婶高兴是因为周辞白人品好,遇到好的男人就应该紧紧的抓在手。

因为幸福里距离陈知年上班的地方不远,所以陈知年和周辞白都决定结婚后住幸福里。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周辞白家多了很多陈知年的小东西。

陈知年的拖鞋,要看的书和杂志,喜欢的小摆设......两个人的家和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多了几分温馨。

周辞白对家里的改变后知后觉,等他发现的时候,陈知年的痕迹已经入侵到家里的每一个角落。

但并不讨厌,甚至多了几分期待。

元旦的前一天,通天公司集体活动,一起出游。

阿美一共包了两辆车,工程部一辆,其他部门一辆。

车就停在公司楼下,大家一起在公司集合签到,然后出发。

“把水和面包搬上车,然后准备出发。”阿美和琴姐一人拿着一个喇叭站在车门口大喊,“赶紧的。”

陈知年背着双肩包坐上车。因为可以带家属,所以车上不仅有同事,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同事家属。

小吴手里拿着水,坐在陈知年旁边,“我早餐都没有来得及吃。”小吴住在新仓库附近,距离公司有些远,要提前出发,没有时间吃早餐。

“一会吃面包吧。”

公司买的面包就是为了早餐准备的。

早早出发,大部分人都来不及吃早餐。

“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小吴看一眼车厢里的人,小声和陈知年吐槽。

和不认识的人一起出游,感觉有些奇怪。

陈知年在打量别人,别人也在打量她。

一些自来熟或者擅长交际的人主动和陈知年还有小吴打招呼。虽然不认识,但一个话题就能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

突然,车窗被敲响,是工程部的黄文杰。

在陈知年入职的这大半年,黄文杰一直都在忙着一个大项目,所以打交道的时间不多。陈知年对黄文杰也不熟悉。

“阿年,听说你带了相机?”

陈知年点点头,相机是周医生的,被陈知年带了出来。

“怎么了?”

“没事。我统计一下相机的数量。你带了多少胶卷?”

“五卷。”

本来,陈知年觉得三卷就够了。但周医生觉得难得出来玩,遇到一些美景要是没有胶卷会很可惜,所以给陈知年准备了五卷,应该足够用了。

陈知年皱皱眉头,奇怪的看向车窗外,总觉得有人在暗中偷偷看她。有一种被注视,被盯上的错觉。

“阿年,怎么了?”

“我觉得有人在看我?”感觉不是很好。

“你漂亮。”

陈知年摇摇头,“不是这个。是一种......”奇怪的,描述不出的感觉。陈知年皱着眉头,“好像被盯梢。”

“阿年,是不是你想太多了?”小吴看向车窗外,“外面不是同事,就是同事的家属,谁盯梢你?”

也是。

陈知年摇摇头,“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

喜欢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请大家收藏:(www.baodexs.com)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宝德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最新章节 -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全文阅读 -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txt下载 - 明景的全部小说 -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 宝德小说网

猜你喜欢: 逸宁黑红女配苏炸娱乐圈铁骨凌霄[古穿今]心甘情圆不要怂,就是怼书中自有颜如玉不正常博物图鉴繁花盛宴你也有今天穿成反派他亲妈又想骗我养猫不知深浅病有治了重生之银河巨星扛着大山出来了他很撩很宠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影帝他妹三岁半十二事务所旧曾谙意外心动[娱乐圈]小可爱,放学别走IT民工翻身记后妈她翻车了[快穿]教授帮帮忙也许相爱
完本推荐: 萌宠是我哒全文阅读微检全文阅读执念全文阅读夺梦全文阅读河蚌公子全文阅读就等你上线了全文阅读学弟,跪求吃药全文阅读古穿今之补刀影后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综]中原中也全文阅读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全文阅读黄半仙=活神仙全文阅读[猎人]团长遗弃史全文阅读那月光和你全文阅读兼职无常后我红了全文阅读虚空错爱全文阅读古董下山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遇见之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我超有钱大唐不良人清和全职医生[未来]麻烦请叫我上仙她那么甜奇怪的先生们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遛鬼宗亲家的小娘子金风玉露[综]中原中也战神魔妃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星际争霸之烈火如歌夺梦猜猜我的老公是奸佞重生之嫡女悍妃我把被窝分给你灵魂深处穿成爱豆对家的亲妹妹叶叶有今萧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极品飞仙别怕我真心协议搅基30天狂医废材妃制片人[美娱]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txt下载手机版 - 明景的全部小说 -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 宝德小说网移动版 - 宝德小说网手机站